为逼男友分手我假装爱上老男人,他闪婚半年后才知我苦衷

广告也精彩 广告也精彩

“我有要事与你详谈。”我的闺蜜阳阳在微信里给我留言。

然后她请两个小时的假,倒四趟地铁,终于在十二点二十出现在我们约定的公司楼下。

中午时间短,来不及客套,我俩在楼下快餐店赶紧占座,挤开饥饿的人群,到角落里坐下。

阳阳赶紧猛灌一口可乐,没有任何形象地吞下去,然后瞪着眼睛看着我,“平平啊,你知道吗?大宇离婚了!”

说完迟来的碳酸受热往上涌,阳阳一个震天动地的饱嗝,招来了写字楼里一众小白领齐刷刷的白眼,连消息的热度都跟着下降。

“平平,正如你所愿,大宇才结了半年的婚就过不下去了,两个人离婚比结婚还快,昨天已经发了朋友圈了。”

“是如我所料,但是非我所愿。”我埋头吃饭,不再说话。

阳阳累得满身是汗,没有得到预期的效果。她是个直性子人,直接就问道:“平平,这么大的事情,你怎么一点都不关心?”

“这事是不小,可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

“因为大宇他毕竟是你的,是你的——”

“对于我,他只是我的前男友,可那是多久前的事情了,现在他只是马路上的路人甲,仅此而已。”

阳阳看着我,吃一口饭,再看我,再吃,把话活生生逼回了肚子,我感觉她回去估计得胃疼。

吃了这满是故事的中饭,我送阳阳到地铁口,阳阳拿着甜筒,还是不甘心,“平平,你冷静得让我害怕,你就不好奇,大宇为什么离婚?”

“没什么可好奇的,我现在只好奇另一件事。”

“什么,什么?”

“你哪来的热情,坐两个小时的车,就为了告诉我一件完全不相干的事情?”

阳阳拉着我,把甜筒一口吃掉,“平平,因为我觉得你们的故事还没完。”

“你今天穿秋裤了吗?”

“今天33度,我又没病!”

“可是你妈觉得你应该穿。”我特意强调了“觉得”二字,一笑,转身回单位了。

下午的工作一件接着一件,可是我对着电脑屏幕,长时间的发呆。

我是个虚伪的人。

表面上装的像是职业杀手,却阻挡不了内心里居委会大妈的复活。

对于大宇离婚,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,我只知道,自己并没有自己要求的那么冷静。

虽然结婚和离婚都只是两个人的事情,但是这并不妨碍小伙伴们看热闹的热情。

微信群里炸了锅。

这年头朋友圈简直可以开新闻发布会,这爆炸性新闻引得众人一时间,战火弥漫,硝烟四起。

“才几个月就离婚了,也太草率了,两个人还是有感情的,不要把婚姻当儿戏。”——这是保婚派。

“要我看早就该离了,大宇那个老婆,整个一个公主病,每天就会花样作,换做是我,早离了。”——这是劝离派。

“哎呀,你们男人啊,什么责任都往我们女人身上推,一天天就知道玩游戏,出了问题也不检讨自己,哼!”——这是跑题派。

“要我说啊,大宇才是作呢,要是娶了平平,还能到今天这种局面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是啊!”

“我怎么听说,平平也是一个人呢?”

再潜下去恐怕大水要把我淹没了,我赶紧退群,以保平安。

在我惊魂未定的时候,手机不打招呼的,又弹出一条消息。

微博上一个陌生的号码给我留言,“平平,我离婚了。”

我当然知道这是谁。

“恭喜啊,从爱情的坟墓里爬出来了?”

“平平,你是第一个恭喜我的人。”

“哦,对不起,我胡言乱语。”

我这是在干嘛,我自己都不太清楚,潜意识是我的敌人。

“平平,我想见你,我一定要见你。”

“我没时间。”

“平平,我谁也不敢见,也不想见,只想见你,求你了。”

语气似曾相识,我一阵刺痛,把他拉进了黑名单。

围观群众像是潮水,来的快,去的也快。互联网时代,信息量太大,什么大事都难以持久。三天过去,大家就改聊其他的话题了,大宇离婚的事情,早已打包放在了小角落。

倒四趟地铁的阳阳又约我吃饭,美其名曰:漂洋过海来看我。

“那你可得准备半年的积蓄。”我大乐。

和一个不用化妆不用洗头不顾形象直奔主题的人吃饭是种乐趣,我们坐在火锅面前,就好像有什么烦恼也可以通通丢进去涮掉。

“平平,我昨天见了一个人。”

“你今天见到的难道是鬼?不是天天都在见人吗?”

“别闹,我昨天见的人是,李!大!宇!”

“啊?”

“他说你不肯见他,还把他给拉黑了。”

“我为什么要见他?”

“平平,你是最知书达理的人,从来不见你耍小性子闹脾气,我觉得意外。”

我往锅里丢着鱼丸,“不管我想不想听,你都会给我讲大宇离婚的原因,对吧?”

“嘿嘿,猜对了,这是火锅的附属品。”

大宇的老婆叫田甜。人如其名,田甜笑容甜美,撒娇扮嗲,九零后小姑娘。姑娘家境富裕,名下有房有车,政府工作。如果说田甜是花瓶里的蓝色妖姬,那没房没车的我可能就是室外花盆里的月季。看着挺像,实际差得远多了。

两个人结婚的时候,阳阳没有参加,虽然遗憾,但也还是害怕我会起兵造反,大闹婚礼,所以不得不留守,看着我。

事实上我只是在家里看美剧叫外卖,没有一点想红的野心。甚至还在广告的空隙时间里告诉阳阳,“阳阳,你看,《摩登家庭》里领养的越南小姑娘长大了。”

阳阳一面给我夹菜,一面絮絮叨叨:“两个人结婚之后矛盾不断,老是闹得硝烟四起。”

“这是大宇告诉你的?”

“他一个大男人会告诉我这个?这是田甜四处诉苦的时候说的。她被大宇逼的啊!一个90后小姑娘,整得跟祥林嫂似的,唠唠叨叨,哎呀。”

“那你和大宇吃饭的时候劝他了吗?”

“也没有,他根本就不听劝,他只和我说,你把他拉黑了,别的什么也没说,我们也没有喝酒,吃完饭就各自回家了。”

“没喝酒?”

“嗯,只吃饭,只说你把他拉黑了,也是絮絮叨叨,我发现已婚的男人都好没意思的。”

“哦,是吗?”我回答得漫不经心,心里却猛的一沉。

没有喝酒又情感失意的大宇,这听上去根本就不成立啊。

我忙问:“这听上去也不怎么正常啊!”

“这不正常,还有更不正常的呢!田甜刚宣布怀孕不到一个月,两个人就闹离婚了!”

“田甜怀孕了?”我的心里一阵刺痛。

“是啊,看来你是真把他们都屏蔽了,这都不知道。你说大宇啊,真是让人想不到,他从前对你那么绅士,结果真娶了老婆,竟然都有孩子了还要闹离婚。这人呐,多亏你当初——平平,平平,你想什么呢,你在听我说话吗?”

“在听啊,你说。”我勉强一笑。

“这说明啊,你当时选择那个王主任,现在看,完全正确。”

“我?我当时,别无选择。”

闹离婚的大宇滴酒不沾,平平静静的我却喝得摇摇晃晃。

阳阳不放心我,她没有送我回自己的小公寓,而是给我送到了爹妈那。

我妈迎了出来,“这是怎么了,怎么喝了这么多酒,你这么大岁数的人,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?”

“妈,”许是酒精的作用,我泪如雨下,“大宇离婚了。”

我妈抱着我,轻轻拍我,像是小时候那样,“乖,宝宝不哭,宝宝乖。”

她像是照顾小孩子那样,给我放在床上,盖上被子,看着我。

我的眼泪已经忍了这么久,再也止不住。

“因为什么离婚了?”

“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,大宇要当父亲了。”

“哦,他联系你了?”

“没,我没有答应见他。”

“嗯,平平做得对,平平,妈对不起你——”

“不是你的错,妈,你别自责。”

“平平,你做的对,一直都对,早点睡吧。”

妈在我的额头冰凉一问,把屋子的灯关闭,临走时又说了一句,“别忘了,他是个父亲了。”

我躺在床上,知道自己今天,注定又是失眠了。

我熬到爸妈的灯也熄灭,这才扭开台灯。

太长时间都没有回家睡了,屋子里的一切还保持着原来的样子。我翻开书柜,我和大宇的交换日记还在第一格,只是密码被我妈换掉了,我再也打不开。

大宇,是我的高中同桌,那时候学习压力大,但凡我不会的题都丢给他帮忙。大宇脾气好,除了讲题学习,他还是我的人肉沙袋,送水工和吉祥物。

有了他,我不用跑下五楼去买水,不用背着大堆的教材换座位,到最后,连我妈送饭,都是大宇帮忙给我带回来。

我妈从来盯我盯得很紧,她小心翼翼地问我,“你是不是和同桌的男孩子谈恋爱了?”

我满脸通红,“才不是,别瞎说。”

我妈是个温柔的人,所以她虽然一脸严肃地告诉我:“平平啊,你可不能和别人谈恋爱啊,你不能不要妈妈,跟男孩子跑掉哦。”

我只是一笑了之。

大宇的成绩比我好很多,高考的时候,他问我,“平平,你想报哪所学校啊?”

“我妈妈说她舍不得我,不让我走太远,可能就报本市了吧。”

“哦。”他别的什么也没说。

可是当他拿着高出我50分的成绩,却是同一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的时候,我就知道,我一定是要嫁给他的。

那时候年纪小,以为嫁给他,就是两个人在一起,永远永远。

可是到最后,我还是选择离开他了。

就在他牵着我的手,问我将来是养萨摩还是养金毛的时候,我答应了单位王主任的追求。

我是个追求仪式感的人,所以我约了大宇在母校的门口,冷冷地告诉他,“对不起,我爱上别人了。”

“王主任?就是那个比你大十二岁,离婚了的王主任?”大宇一笑,“平平,你可别逗我了,一点也不好玩,走走走,吃饭去。”

我甩开他的手,“李大宇,你买个两居室还得按揭,姑奶奶早就玩够了,不奉陪了。”

说完,扬长而去。

我删了他所有的联系方式,拒绝他的围追堵截,高调的成为了那一阵子各大同学群里口诛笔伐的对象。后来听阳阳说,好多人都把我的备注名由崔平平换成了崔拜金。

他后来怎么认识的田甜我不得而知,只知道两个人闪婚了。相反的是,提出分手的我,直至今天,也没有结婚。

生死轮回,因果报应。

成人的世界里,你该哭哭,该笑笑,第二天,该上班上班。

“平平,有人找你。”

一个姑娘,和我一样,顶着重重的黑眼圈。

我有些猜到她是谁,心里不由得一阵叹息。

“崔平平?你好,我是田甜。”

我打量她,她身材娇小,五官精致,是个微胖的可爱姑娘。

“你找我?”

“是的,事大了。”

这姑娘还真不怎么讲道理。

我们在咖啡店里坐下,我给她点了热牛奶,给自己点了黑咖啡。

“难怪大宇对你念念不忘,还真是个体贴的姐姐。”她故意把姐姐说得很重。

我一笑,其实所有的这些,都和我离开他之后才学会的。

“你找我什么事?”

“你抢了我老公,还问我什么事?”

“小姑娘,话不能这么说。第一,我认识他比你早;第二,他结婚后我一直都没有见过他。”

“那又怎么样呢?他还不是因为你不要我了!”

“因为我?”

“崔平平,你以为你那小秘密遮挡的够严实吗?我告诉你,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!”

广告也精彩 广告也精彩
版权声明:admin 发表于 2023-11-18 17:07:30。
转载请注明:为逼男友分手我假装爱上老男人,他闪婚半年后才知我苦衷 | 嘿全导航
广告也精彩 广告也精彩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