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起在小队里挣工分的岁月

看一看 4个月前 admin
15 0
广告也精彩 广告也精彩

想起在小队里挣工分的岁月

文/马建荣

现在的村民过去叫社员,做过社员的人算算已经是五十六岁以上的人了。社员在小队里劳动是不能按月拿到工资的,而是按照出工出勤情况记给工分,这就是传说中的“挣工分岁月”。

“挣工分岁月”还得追溯到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到八十年代初,从农业初级社、高级社、人民公社,到农村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前,走过了近三十年的漫长历程。那是一个时代的记忆,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“农村实行公有制”的具体体现,也是社会主义分配制度的一种表现形式。它经历了时代的风云变幻,成为了我国农村的一个时代缩影。在这期间曾给多少人留下了刻骨铭心的印记,同时也给多少人留下了痛苦、悲伤和心酸……。

那时候,农村乡镇一级的建制叫公社,行政村叫大队,村民小组叫小队,村民叫社员。农村实行的是集体化生产经营模式,而小队就是最基层的一个独立核算分配单位。社员到了十五岁就可以参加小队里的集体生产劳动,而劳动报酬不像现在每月会发给工资,只是按工分计算。小队里会按社员的家庭为单位,每年按累计工分分红两次,上半年的叫预支分工,年底的那次才叫结算分红。

那时候,农村里一般没有周岁的说法,都是按虚岁论年纪的,我到了十四岁那年的年底,按照小队里的惯例,说是已经迈入了十五岁的“门槛”,可以到小队里参加劳动了。当然,那时我还在上中学,只是在节假日里去参加小队里的集体劳动,一天能拿到3.5个工分。那时候,一个健壮的男劳力劳动一天是10个工分,女劳力是7.5个工分,未成年和老弱的社员都会被相应减低工分。小队里年终分红一般是每10个工分在1元左右,也就是说,我劳动一天的报酬是3角5分钱,这还要等到年底才能结算清爽。

想起在小队里挣工分的岁月

社员在拔秧挣工分

现在想想真当罪过怜相,一个还不满十四周岁的孩子,正值青春发育期,就要跟着大人到田里、山上去挑担做工,肯定会给其健康发育生长造成影响。不过,也没有办法,只要是小队里的社员,应该都享受过这种小农民的“待遇”。

参加小队里劳动,虽然吃的是“大锅饭”,但也有一些比较科学的记工分规则。比如:按一个男劳力的记分标准为例,在冬、春季劳动一天给记10个工分,到了白天时间较长的夏秋季,劳动一天会给记12个工分,而到了抢收早稻和抢种晚稻的“双抢”季节,每天会给记30到40个工分,用高工分来诱使全体社员积极参加“双抢”劳动,确保在“立秋”前完成“抢收抢种”任务。

一个小社员,从初次参加劳动到成为一个健壮的劳动力,有一个学习成长过程。只有你熟练地会做各种农活,背着142斤的公粮谷袋头能平稳走上悬空的船跳板(这是交公粮时必须干的活),挑着180斤的谷担子能轻盈地送进社员的屋里厢(这是分稻谷时必须干的活),你才有获得一天拿10个工分的资格。若真正到了这个时候,估计你也已经到了二十左右的年纪了。社员在这个成长过程中,小队里会根据你的劳动能力,每年递增你的劳动工分值,我第二年的工分值是5分,第三年是6.5分,第四年是8分,第五年才成为了真正的健壮劳动力,劳动一天已经能拿到10个工分,那一年我已经十九岁了。小队里的女社员也有这个成长过程,可因为农业劳动是项体力活,一般劳动效率会比男社员逊色一点,所以女社员到了我这个年纪每天也就只能拿7.5个工分。

想起在小队里挣工分的岁月

社员在收割水稻

男社员一年下来,最高的可以挣到4000多个工分。有人感到奇怪,一年只有365天,每天就10个工分,怎么能挣到4000多个工分呢?这里主要有两个原因:一是小队里在夏秋季的时候,将每天的分值提高到了12分,还有将“双抢”季节的每天分值提高到了30至40分。

小队里全年挣到工分最多的往往是小队长和小队会计,小队长是队里的权利最高人物,农闲时节社员都不出工的时候,他会抽空到田畈里看看病虫害,回来制订水稻管理计划,有时还会被公社、大队召去开会,这些都是可以记工分的;而小队会计每月会有10个工分的记账补贴,年终搞社员分红也有100个工分的补贴。

那时的社员一年做到头,全家累计挣到上万个工分,不一定会在年终分红时拿到现金。因为小队里生产出来的农产品,会根据“劳需结合”的原则陆续分给社员,这些包括稻谷、稻草、菜油、番薯、茶叶、蚕豆、鲜鱼等农产品的分配,都会折价被记入“社员预支”栏目,到年终进行统一核算。如果你的家庭人口多劳动力少,还会成为“倒挂户”。“倒挂户”就是社员的农产品预支过头了,已经倒欠小队里钱了,如果“倒挂户”家庭未能及时交清欠款,会影响到有现金分红家庭的兑现。所以,下一次分农产品就没有你“倒挂户”的份了,该得到的农产品会被小队里扣留入仓,直至你交清全部欠款。那时候,社员年终分到的现金并不多,一户劳动力比较多的家庭,能分到两三百元已经很不错了。如果小队长脑子不怎么灵活,不搞点经济作物,小队里也就是交公粮时拿回了一点现金。队里还要买化肥购农药、修农具交电费,没多少现金可以分红了。像我们队里的小队长还是比较灵光的,队里不仅有种植茶叶,还种了麻菇和茉莉花,到了年底的分红总会比别的小队高一些,每10个工分会分到1元2角以上。

想起在小队里挣工分的岁月

小队里在开社员大会

“评定工分”每年会进行一次,一般的男女正劳力都会处于一个相对的稳定期,不会再去调整,而对于那些老弱病残、少男少女的工分等级每年都会进行调整。这项工作是很难运作的,往往会出现相互对比、互不相让的情况,相互争吵也是不可避免的。有时一直评定到深夜还评不出个“子丑寅卯”来,因为争吵激烈还会出现“流产”的情况。社员之间为评定工分,有时还会争得面红耳赤,有时还严重伤害了邻里之间的感情。

小队里每一天劳动大体上是分为两个时间段,也就是上午和下午。上午的工分占40%,下午的工分占60%。如果家里有老年人的,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,也可以参加轻便劳动。比如到田里削田塍草、挟稻草、拔稗草、拾稻头等,但定额工分就比较低了,一般在正劳力的5至6折。

小队里的管理组织叫队委会,一般由七人组成,有队长、副队长、妇女队长、农技员、植保员、会计和出纳,另外还有一个记工员不在队委会之列。这些人,不管是什么职务,按照正常劳动力一样,都要参加小队劳动挣工分。记工员虽然不属队委会成员,但也是非常重要的角色。记工员每天跟着大伙一起劳动,下午可以提前收工,奔赴田间各处,哪里有队里干活的人群,他就去哪里。到了每一个地方,站在人群外边,将在现场的社员都登记入册,并当天公布在上墙的“劳动出勤登记簿”上。如果漏掉了谁的工分,涉及社员可以找记工员说明情况,说清楚了后记工员会给予登记入册。

社员最担心的就是遇上刮风下雨。按理说遇到这样的天气,本来应该高兴才是,因为可以呆在家里休息了。但是,那个年代如果是捞不到干活的社员,却会焦虑不安,坐卧不宁。因为他们今天得“失业”了,失业了就没有工分,没有工分就会给自己的家庭生活带来麻烦。农闲时,有一些小量的农活仍需要一部分人去干,但只需要少数社员干活就可以了,叫谁干?谁干适合?就成了队长为难的事。队长为了大家都能挣到工分,避免矛盾冲突,就只好让大家一干了。几个人能干的活,由十几个人干了,几个人的工分就由十几个人挣了,这样也就避免了矛盾的发生。

所谓年终决算,就是把生产队一年的总收入,减去总开支,减去农业税和公积金,再减去公益金提留,剩下的为分配部分。当然了,小队还要提取来年一定比例的生产费用,还要承担像大队干部的务工工分、五保户日常开支,民办教师的工分等都要由生产队来承担。生产队里的收入减去所有的开支,剩余下的这一部分,除以全队劳动日(每10个工分折1个劳动日),等于劳动工值。一户一年的劳动收入,从中减去一年分配的农产品折款,结余部分就是社员的分红总额了。

想起在小队里挣工分的岁月

小队里分鱼了

年终结算时会出现“顺家户”和“倒挂户”两种类型,这两种类型的农户不但表现在分配上的差距,尤其是在精神和心态上,就会有不平衡的感觉。“顺家户”们觉得是“倒挂户”占了自己的便宜,自己付出了大量的劳动换来了收成,让劳动力少、子女多的农户占有了。而“倒挂户”便有着低人一等的自卑感,好像偷了人家的东西似的,让主人捉住了,有些抬不起头来。所以,在年终的分红结算会议上,这些 “倒挂户”就不好意思嬉笑打闹了,期待着孩子们尽快长大,盼望着今后的日子会好起来!

随着农村家庭联产承包制的实施,挣工分的岁月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。如今,农民的劳动不再需要采用记工分的方式来衡量,而那段记工分的时光,却在人们的脑海里打下了深深的烙印。 (网络配图 若侵即删)

想起在小队里挣工分的岁月
广告也精彩 广告也精彩
版权声明:admin 发表于 2023-10-21 11:12:01。
转载请注明:想起在小队里挣工分的岁月 | 嘿全导航
广告也精彩 广告也精彩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