挣工分的父亲

广告也精彩 广告也精彩
挣工分的父亲

同心同行 万事万荣当您对着《故乡万荣》的时候,浓浓的春意弥漫周围,遥遥的祝福悄然来临,都是吉利事,都是吉利话…

挣工分的父亲

作者简介:杨学礼,网名通宵达旦,万荣县杨庄村人,1964年生。退伍军人,崇文尚德,喜爱阅读,丰富生活,充实人生。

以此文,缅怀已去世三周年的父亲。一一题记

“工分,工分,社员的命根。”上世纪六十年代初,在遭受三年自然灾害后,人民公社大集体模式逐步步入正轨。家徒四壁,一贫如洗的农村社员,只能依靠在生产队挣工分,才能勉强维持生计。

我们家兄妹四人,也都出生在六零后这一艰难时期,全家六口人,主要靠父亲一人挣工分来养活。那年,父亲二十出头,是生产队里为数不多的强壮劳力。

父亲是位敦厚朴实的庄稼人,自幼丧母的他孤独、自卑、性格十分内向,少言寡语,极不善于与人沟通,温顺中显得懦弱。

生产队实行平均工分制,男劳力每天挣10分,女劳力挣8分,老人和儿童挣得更少,年底按工分多少核算分红。父亲人好说话,干活轻重从不计较。“鞭打快牛”是大集体司空见惯的现象,父亲苦活脏活,干得不少,工分却一分不多挣,甚至连张奖状都没发过一张。后来人们提起那段往事时,总是说:“你爸人实诚,吃亏的总是他”;“农业社你爸把苦下咂啦!”还有人说得更形象,称父亲是“手递到嘴里都不会咬”的人。

大伙只所以这样如此评说,是因为他也有长人之处:地里犁耧耙磨,凡与性口打交道的庄稼话,父亲样样提得起,放得下;驯骡、驯马、赶车、装卸的技术活,父亲也得心应手,驾轻就熟,是名符其实的赶车把式。生产队长给父亲派活,从不用发愁,紧活、重话,别人干不了的话,随便安排到那都合适,并且仔细认真,不打折扣。与那些偷奸耍滑,踩不起耙,摇不了耧,干啥啥不行的人来说,父亲自然是吃亏不少。

生产队是最小的生产单位,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,每隔三年岔五年,总有牛棚翻新,仓库扩修建的基建活,每次父亲都是雷打不动的干活人选。

队里有位姓范的木匠,岁数比父亲大个十多岁,住的离我们家也不远,经常给生产队制作农具,主持修盖房子。范木匠手艺不错,但人脾气倔,难伺候,看到不顺眼的事,做不到位的活,总歪着脖子,斜着眼睛数落半天,许多人都不愿意跟他干活。

于是每次工程开工前,就人员安排问题,队长都要征求范木匠的意见。范木匠总是不加思索地撂下一句话:“保证两个人不要动,一个是合合(我父亲名字),一个是有有,其它人你临时安排”。说毕,扬长而去。其实,范木匠肚里有一把尺,父亲力气大,肯卖力,不偷懒;有有叔胆子大,人麻利,关键时刻能派上用场。

挣工分的父亲

父亲为此也乐此不疲,辛苦不说,有时队里还管饭,工分也不耽搁。干起活来也不含糊,立枉、上梁、拋砖、扔瓦、和泥、淋灰,十分到位,深受范木匠的青睐。

一次队里瓦厦,中午犒劳工匠,我跟上父亲去蹭饭。那天队里安排男劳力不少,三个一伙,五个一群,嘻嘻哈哈,谝闲传,干起活来,拉拉搡搡,谁都不想去活重的地方。只见父亲二话没说,爬上三米多髙的架子上,一会搭泥,一会扔瓦,忙得上气不接下气。等到收工时,父亲汗水湿透衣衫不说,脸上身上到处都溅满了泥,整个人就象从沼泽地爬上来一样。望着父亲狼狈不堪的样子,我一阵心酸,父亲每挣一分工分,都是他用勤劳的双手和血汗换来的。

曰复一日,年复一年,父亲不停地忙忙碌碌,埋头苦干,加上母亲的劳作,家里缺衣少食,捉襟见肘的拮据生活,仍未改变。年底帐目一公布,父亲还没有一个妇女坐在家里喂两头猪挣得工分多,而且年年都是短款户。

急躁的母亲经常为柴米油盐,孩子上学费用等问题,焦头烂额,急心上火,埋怨父亲人窝囊,没本事,三天一小吵,五天一大嚷。父亲此时大多沉默,一声不吭,逼急了迸出一句:“你总不能让我做贼抢银行吧!”人活脸,树活皮,做贼说谎都是丢人现眼没面子的事,母亲方才偃旗息鼓。尔后,就听到母亲长长叹息的声音。

俗话说:“半大小子,吃死老子”。七十年代,我们兄妹几人陆续上了学,个个都是吃闲饭的人,家里的事情也帮不上忙。四十多岁的父亲,负担越来越重,身体和精力已大不比以往,但父亲仍然不放弃每一次多挣工分的机会。

听说大队要打二号深井,父亲来不及跟母亲商量,就提前给大队干部报名。打井虽说危险,但工分翻番,平一天等于在生产队干两天的活,而且还免费上灶,正是这种诱惑力吸引了父亲。

七十年代打一眼深井,费工费时,不像现在打一眼井那么省事方便。首先要开挖一个直径为三米多的井口,一直打到二三百米深,还要一边挖土方,一边砌砖、抺灰固定四周,当深挖到有水溢出时,钻井队才机械开钻。施工人员每天钻在狭小的黑洞里,既潮湿,又危险,恶劣的环境考验着每个人的身体和心理素质。人们戏谑:“吃的是阳间饭,干的是阴间话”。许多身强力壮的年轻人都望而却步,父亲却毫不犹豫地去了。正是那次打井,因开卷扬机人的疏忽,父亲在下夜班出井口时,差点上了“绞刑。”

八十年代初,随着家庭联产责任制的推行,父亲长达二十多年的挣工分历史才宣告结束。此年,父亲已年过半百,两鬓斑白,深深的皱纹记载着那段艰难岁月的沧桑。

挣工分的父亲

编辑部成员

【总 编】 张建平 13935988960

【副总编】 张晓辉15534879979

【编 辑】 张盼 13467254144

投稿邮箱:624585315@qq.com,

广告也精彩 广告也精彩
版权声明:admin 发表于 2023-10-21 8:05:44。
转载请注明:挣工分的父亲 | 嘿全导航
广告也精彩 广告也精彩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...